首页 古代言情

未惊

寻欢

未惊 愿卿na 2124 2023-08-30 22:16:11

  回到房中,松月先是找来毛巾给她擦拭了头发上和脸上的水,然后让凤卿眠快去洗澡易服服。

  结果她一屁股又坐在窗前的椅子上,往桌上一趴:“我好无聊!”

  “我看不!”松月从她身下抽出一张张纸。

  都画着很是一般的丹青,另有不怎么悦目的“陈朝意”三个字。

  “这是打大蛇的那位小令郎吧,叫陈朝意?”

  凤卿眠直起身夺过松月手中的纸,翻扑在桌面上。

  “不是吧,这你也能看得出来。”

  “画的怪丑的,但就是有那么一点他的感受,再说了这圆领袍子,我照旧记得的。”

  凤卿眠心想可能是念那么久了,也能绘出几分感受来。

  “只是这个抽象的乌衣巷前骑马的人是谁啊,衣服还用了红墨,南蘋少爷?”

  凤卿眠歪头看她:“你还都看了你,不尊重你家小姐隐私。”

  “小姐你就摊在桌上,我不想看也难啊,大蛇之后你就怪怪的,是不是喜欢他啊,这几天都在想他?那为什么不去找他呢?”

  “多唐突啊,想不想他不知道,现在挺想喝酒的。”

  “一边沐浴一边喝?我让她们准备一下。”

  凤卿眠拽住她的手:“我想出去喝!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这什么这,你看我的工具,罚你和我去。”

  松月无奈。

  凤卿眠堆起笑脸,摇着松月的手:“你懂的,我很快洗好易服服,你在老地方等我。”

  半刻钟,凤卿眠和松月穿着男装,妆扮成令郎模样在一处没人的围墙前汇合。

  对视一眼翻出墙去,撑着伞就往秦淮河滨走。

  烟雨绵绵的秦淮一景,甚美。

  就算这种天气,这河畔依然热闹。

  走到寻花阁门口,见到徐窹思与人在攀谈,像是刚来的样子,便凑近了去。

  只听其中一小我私家说:“听说徐小少爷今日和窈君小姐执一把伞游湖啊。”

  “好福气啊你,那窈君小姐可是个大美人儿啊。”

  “想来这大美人也为徐小少爷的风姿潇洒,密语甜言给倾倒了。”

  凤卿眠皱眉,他俩什么时候有点什么关系了,难怪凤窈君特地妆扮才去了。

  既然徐窹思在这的话,凤卿眠转头无脑的问松月:“凤窈君她回去了?”

  “我一直和小姐在一起,我又不是风泉,我哪儿能知道吧。”

  也是。

  徐窹思挺着胸,打开一点点的扇子半遮着嘴:“没有甜言蜜语,这窈君小姐就约我去赏景,雨中漫步了。”

  凤卿眠的眉头都块皱成川字,给你装的,要不是我让你救的凤窈君,还轮不到你呢。

  “窈君小姐貌美,只是这……”徐窹思说着指了指自个儿的脑袋。

  凤卿眠忍不住开口:“凤窈君脑子怎么了?”

  “她……”

  看见是凤卿眠,愣了一秒,细看一下,讥笑起来,她看起来像个还没开始长个的小令郎。

  “笑什么,我问你话呢。”

  “没事,就是说她单纯呢。”

  “你刚刚要说的最好是这句。”

  徐寤思将手搭在凤卿眠肩头:“你到此做甚啊?”

  扒开:“虽然是饮酒寻乐,否则站街边看人啊!”

  “好啊!”徐窹思转头对其他令郎说:“今日恕徐某失陪了,请故友陈兄喝杯。”

  他人笑着称是,凤卿眠轻声:“谁告诉你我姓陈的,谁和你是故友。”

  “那我总不能说凤令郎吧,不妥。”

  三人刚近门口,老鸨就笑着出来将他们往里带:“徐令郎你来啦!很久没见二位东方令郎了,原来你们认识啊!”

  “才认识,刚刚还叫我陈令郎来呢。”

  “徐某唐突了,记错了,之前你说姓陈来着。”

  “徐兄下次可不要记错了。”

  “是是是,东方兄请。”

  坐下,老鸨按凤卿眠来的习惯叫了一名乐妓和舞妓,上了花露烧和一些瓜果点心。

  “徐令郎,可要霓裳作陪啊?”

  “她空着啊,叫来吧。”

  “就算不空也先为徐令郎啊,你等着啊,我这就叫她来。”

  凤卿眠和松月心情一样的看着他。

  “什么眼神嘛,找小我私家倒酒说话,又不做什么。”

  “小人!”

  “我可是君子。”

  “君子不外桥,过桥非君子,你不知道吗!”

  “你说高声点啊,干嘛突然那么小声。”

  “不敢!”

  两人推着假笑。

  凤卿眠转头就和松月说:“你看这种没长手的,还要人倒酒。”

  “就是!”松月附议。

  端着瓜果盘来的小丫头和凤卿眠相识,就是上元节凤卿眠同她说话的那个,她们相互对视心照打了招呼。

  放下盘子时看到她手上的带着一个做工精细的白银莲花手镯。

  她俯下身放桌子上的时候凤卿眠小声问她:“哪儿来的镯子,不错嘛。”

  “刘少爷让人打的。”小丫头小声回。

  凤卿眠一副还得是你的心情看着她,两人似乎对视什么话都说了。

  小丫头转身退下。

  此时所谓的霓裳扭着腰肢来了,还带了一大股浓郁的脂粉味儿。

  徐寤思伴我着,霓裳给他倒酒,抬手递给他,准确的说应该是要喂他,可是凤卿眠她们在,他又伸手去接。

  露着香肩的和白皙的手臂的霓裳一手搭在徐窹思肩膀上,一只手又是倒酒又是递酒,说话时这只手还搭在徐窹思胸前,连同半个身子俯在他怀里。

  也是看在凤卿眠她们在,后边这个行动只存在了一回,后面徐窹思都有意婉拒。

  凤卿眠和松月往旁边挪了挪,挖苦徐窹思:“徐兄似乎没放开嘛,要不我俩换个地儿。”

  “哪,哪儿,无妨。”徐窹思有些面露尴尬。

  尔后凤卿眠两人就自个儿喝着酒,看歌舞,吃瓜果,聊着天,好不快乐。

  “喂喂喂,一起玩,你俩反面我说话,太太过了吧。”

  “道差异不相为谋!”

  “你有美人陪,就不用我们说话了吧。”

  凤卿眠和松月击掌。

  “你俩也要一个嘛!”

  “不要。”

  徐窹思招呼霓裳先下去。

  “听说你也会去看戏,巧了,我也喜欢,不如另择日子去梨园泡一壶好茶,共赏一出呢。”

  “男女有别,照旧算了,不叨扰徐小少爷了。”

  “唉,我还说去看的话叫上啊意呢,一段日子没见他了,既然如此,就我与他去了。”

  凤卿眠徐徐喝了一杯酒,慢慢转过头看着徐窹思:“现在似乎也没有多隐讳这些,要不我们商议商议。”

  “好啊,商议商议。”

  “不是,小姐你~”

按 “键盘左键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键盘右键→” 进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键” 向下转动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